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道德经

●《道德经》译文下篇·德经

时间:2016-3-8 9:04:32   作者:匿名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66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下篇·德经第三十八章 上品德性看不出德性,才是真正有德性。下品德性不能失离于德性,所以本质是无德性。上品德性不作什么,但无所不能;下品德性什么都作,但作不成什么。崇尚仁者什么都要作,但作不成什么;崇尚义者什么都作,结果什么都要作。崇尚礼推行而不得回应,只好扬臂而扔出去。所以丧失大...
下篇·德经
第三十八章 上品德性看不出德性,才是真正有德性。下品德性不能失离于德性,所以本质是无德性。上品德性不作什么,但无所不能;下品德性什么都作,但作不成什么。崇尚仁者什么都要作,但作不成什么;崇尚义者什么都作,结果什么都要作。崇尚礼推行而不得回应,只好扬臂而扔出去。所以丧失大道而后才讲德性,丧失德性而后才讲仁爱,丧失仁爱而后才讲教义,丧失教义而后才讲礼制。所以利制只是忠信的一张表皮是乱世之开端!自以为有先见之明,那不过是玩弄道的虚华,而实际正是愚蠢之至。所以男子汉选择厚重而不选择轻薄,选择朴实而不选择虚华,不要后者而要前者。
第三十九章 自古以来成功靠统一。天得一统则澄清,地得一统则安宁。神得一统则灵验。泉谷得到一统则盈满。万物得到一统则生存。侯王得到一统才能主持天下之大政。所以必须致力于统一。天不清明怕会分裂,地不安宁怕会爆震,泉谷不充盈怕会干涸,万物不能生存怕会消灭。神灵不灵就无人信仰,君主失政就会颠覆。所以贵者要以贱者为根本,高者要以下者为基石。所以君王自称孤、寡人、不足--这不正是以贱为本吗?不是吗?所以最高的荣誉就是无荣誉。 不希求明亮而如玉,却宁可落落如顽石。
第四十章 向反面发展就是道的运动,弱小的东西正是为道所利用,天下万物的生存形态是“存有”,但是存有的生存形态却是虚无。
第四十一章 上品之人听了道,努力而奉行。中品之人听了道,似信似不信。下品之人听了道,必哈哈大笑。若不被这种人笑话,则道就不能称作道!所以我要立言于此--光明之道恰似黑暗,进取之道恰似退守,直达之径反而似曲折。上品之德反而似缺陷,大白之色反而似黑暗。宽广的品德仿佛有所不足,强韧的品性反而似偷安, 纯真的品质仿佛似污染,大方之形仿佛似无棱角。大器必晚成,宏亮之声反而听不清。至大之象反而无形。道就隐藏在无名之中。只有道,善于等待也善于成功。
第四十二章 道生化为一(太一),一生化为二(阴阳),二生化为“参”(混合),“参”生化出万物。万物背负于阴,而拥抱着阳,充满元气而互相调合。人性之所厌恶,无过于孤、寡、不足,而王公却以此自称。所以事物的规律,有的被损害反而得益,有的受益反而被损害。人们常讲的警言,我也要以此为戒。“强横的人不得好死。”我以这句话作为一切教诫之母。
第四十三章 只有世上最柔软的,才能出入于世上最坚硬的。只有空无,才能出入于无限。我由此而知道无为之有益。不出言而行教化,无作为而有成果,世上很少有人理解此中的道理。
第四十四章 名誉与身体谁对我更亲近?财货与身体谁对我更重要?得之与失谁对人更不利?所以,过于爱吝必会导致大破费,多储藏反而会多损失。知道满足则不会遭受屈辱。知道安止则少失败,这才是可以长治久安之道。
第四十五章 大器作成后总似有缺陷,但它用起来并不残破。充盈看起来反而似空虚,但它用起来却不穷尽。直线的极端似曲线,巧妙的极致似笨拙,最善辩者却似笨嘴。安静可以克胜急躁,寒冷可以战胜炎热。清静无为才可以作为治天下的准则。
第四十六章 天下太平,乃以战马之粪用于肥田。天下大乱,孕娩的母马生子于战场。最大的灾祸就是不知足,最大的灾祸就是贪心利得。所以只要知足而足,就永远会富足。
第四十七章 不需要出门,反而可以知晓天下之理。不需要看窗外,反而可以察知天道。出外愈远,所知愈少,所以圣人不需远行而可以预知。不见其物而可知其名,不用作为而可以成功。
第四十八章 学习得愈多,离大道愈远。远而又远,最后达到无所有。无所有则无所不有。治理天下必须无所事事。如经常有事,就不能治理天下。
第四十九章 圣明之人没有固定之心,他只以百姓之心为自心。善良的人我善待他,不善的人我也对他善良,因为我的德性就是善。有信义的人我相信他,不可信的人我也相信他,因为我的德性就是诚信。圣者让天下安安定定,让天下人浑浑朴朴。老百姓都睁亮眼耸着耳朵,圣人对待他们就像对待孩子。
第五十章 出离生命就进人死亡。生命之地十分之三,死亡之地十分之三。 出生入死之地也十分之三。为什么?因为养生过于厚重。所以我听说善养生的,走在陆地不会遇到犀牛老虎,进人战阵不会遭遇金戈兵器。犀牛无法对他施用犄角,老虎无法对他施用爪牙,士兵无法对他施用刀剑。为什么?因为他永远立在不死之地。
第五十一章 道产生了它,德养育了它。物质形成了它。势态成就了它。所以一切事物无不尊尚道而贵重德。以道的尊崇德的高贵,没有人能命令它,而只能顺其自然。所以道产生它,德积蓄它,栽培它,哺育它,庇护它,包容它。滋养它,裹覆它。产生但并不据有, 造就但并不把持,扶植而不作主宰,这就是沉默之德。
第五十二章 世界有始源,始源就是世界之母。认识这母亲可以了解她的儿子。认识这儿子也可以了解他的母亲。既了解儿子,又掌握其母亲,那就永远不会失败!塞堵那个洞,关闭那扇门,始终不要进人。打开那个洞,去作那些事,一辈子也作不成。看到细小叫明察,守持柔弱则刚强,借助光亮,达到明察,不留下灾殃,这就叫永恒。
第五十三章 我要坚定而有智慧。行走在大路上,避开邪狭小路。大路很平顺,为什么人们却爱走小道呢? 庙堂很肮脏,田园很荒芜,仓库很空乏,衣服却很华丽,还挎着锋利的宝剑。美味吃坏了胃口,财产多得用不了。这些污秽的盗贼,他们没有道义呵!
第五十四章 善于建树的,所建立者永不能拔。善于抱持的所抱持的永不脱落。子子孙孙祭祀也不会断绝。保有于自身,其德性才纯真。保有其全家,其德性会更多,保有全乡里,其德性可以作尊长。保有全邦国,其德性才丰满。保有于世界,其德性才普遍。所以,从其自身观察其自身,从其家族观察其家族,从其乡里观察其乡里,从其邦国观察其邦国, 从其治天下观察于全天下。我是怎样知道天下事的?就靠这方法。
第五十五章 积累德性而内藏,使心志好比赤子。蝎、毒蛇不能侵螫,猛兽不能侵害,鸷鸟不能搏抓。筋骨虽然柔弱却强韧。不懂男女交合,男孩的生殖器却勃起,因为精气无所不在呵!整天啼哭也不伤累,因为内心保持平和。认识“和”就能达到恒常,认识恒常就是明智,有益养生就是吉祥,心能主气就是坚强。事物达到强壮就会衰老,衰老就会背离大道,违背大道就接近了死亡。
第五十六章 知道的人不开口,夸夸其谈的人必无知。要堵塞漏洞,关闭大门, 挫磨锐气,拆解而分离。收藏光芒,混同于尘土,这就叫“玄通”。所以你无法与它亲近,也无法与它疏离。无法从它得到,也无法使它受害。无法靠它而富贵,也无法使它贬贱,所以它是天下最尊贵的。
第五十七章 以正道治国,以诡奇用兵,以不搅扰人民来治理天下。怎么知道应该是这样?是根据下面这些事例:天下的禁忌越多,人民越陷于贫困。人间的利器愈多,国家越陷于混乱。人们的技巧越多,邪恶的事情就连连发生。法令超森严,盗贼反而不断地增加。所以有道的人说:“我要‘无为’,让人民自我化育。我要持静,让人民自然走上轨道。我不搅扰他们,让人民富足。我没有贪欲,让民风朴实。”
第五十八章 政令宽厚,人民就淳朴。政令严苛,人民就狡黠。灾祸呵,幸福就倚傍在它旁边。幸福呵,灾难就藏伏在它之下。谁知道它们的究竟?并没有一个定准!正忽而转变为邪,善忽而转变为恶。人类的迷惑,已经有长久的时日了!因而圣者,有棱角而不伤人,尖锐而不刺人,直率而不放肆,光亮而不耀眼。
第五十九章 治理国家,敬事上天,没有比吝啬更重要。吝啬,乃是早作准备,早做准备就是不断的积蓄“内德”。不断的积蓄就没有什么不能胜任的。没有不能胜任就无法估计他的力量。无法估计他的力量,就可以守护国家。掌握治天下的道理,就可以长久保持;这就是根深柢固,“长生永新”的道理!
第六十章 治理大国,好像煎小鱼。用“道”治理天下,鬼怪不闹事。不是鬼怪不闹事,是其闹事也伤害不了人。不但神鬼不伤人,“圣人”也不伤人。鬼神和有道者都不伤害人,所以天下太平。
第六十一章 大国要居于江河的下流,处在天下雌柔的位置,成为天下交汇之地。雌柔常以静默战胜雄强,以静定为根基。所以大国对小国谦下,就可以征服小国。小国对大国谦下,就可以征服大国。所以,或者卑下而取之,或者在下而取之。“大国”不过是要兼并众小国,“小国”不过是要生存在大国之间,大国小国都可以达到愿望,只要强大者居于谦下!
第六十二章 “道”是万物的总纲。善人实施它,不善的人也赞葆它。美好的言词可以博人尊敬,美好的行为可以见重于人。人的行为不善,对大道又有何损?立位天子,设置三公,虽然以驷马进奉巨大的玉壁,还不如用“道”来作为献礼。古人重视“道”是为什么呢?难道不是因为有求必应? 有罪的就可得到赎免?所以道才会被天下人所贵重呵。
第六十三章 以不作为作为,以无事为有事,以无滋味为滋味。以小为大,以少为多,用德行来报答怨恨。处理困难要从容易处入手,作大事要从细微事人手。天下的难事,必定从容易开始。天下的大事,必须从小处作起。圣明的人不自称“大”,因此才能成就大的事业。轻易允诺的事不可信!把事情看得太容易,遭遇困难一定更多。所以圣者总把事情看得很难,因此对他反而没有困难。
第六十四章 局面在安稳时容易持守,(事变)没有征兆则容易图谋。(事物)脆弱时容易化解,(事物)微细时容易消散。作事要作于事情没有发生以前,治国要治之于祸乱产生以前。合抱的大小,生于细小的萌芽。九层的高台,产生于第一捧泥土。千里远行,始之脚下的第一步。硬作者必失败,硬抢者必丧失。所以圣者无主观私欲,因而无丧败,无执着因而无所丧失。人们做事情,常常失败于将要成功之际。所以必须慎始慎终!就不会败事了。所以圣者之欲望就是无欲望,不贵重难得的宝货,学人之所不学,受教于别人的过错,顺应于万物的自然--绝不把主观强加于世界。
第六十五章 古时善于行道的人,不是教人民聪明,而是使人民愚朴。人民所以难治,就是因为他们有太多的智巧心机。所以用智巧去治理国家,只会使国家多出盗贼。不用智巧去治理国家,才是国家的幸福。认知这两种治国方式的差异就懂得了规律!经常记住这个规律,就具有深奥之“立德”。“玄德”是如此深远,还是顺应于自然吧!
第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成为百川归往之地,因为它处于低下的地位,所以才能成为百川所归往。所以“圣人”要上临于人民,必须先对他们谦下。要作人民的表率,必须把人民放在前面。所以“圣人”倨于上位,而人民并不感到负累,居于前面而人民并不感到妨碍,天下乐于推戴他而不厌弃他。就是因为他不与人竞争,所以天下没有人能与他竞争。
第六十七章 我有三种宝贝,永远持守而保爱!第一种叫仁慈,第二种叫俭朴,第三种叫不敢居于天下人的前面。仁慈能勇武,俭朴能宽富。不敢居于天下人的前面,才能成为人们的尊长。现在的人舍弃仁慈而求勇武,舍弃俭朴而求取宽富,舍弃退让而竞求争先,这却是死亡之路啊!仁慈,用来征战就能胜利,用来守卫就能坚固。天要救助谁,就用仁慈来卫护他。
第六十八章 善于作将帅的,不逞勇武。善于作战的,不轻易发怒。善于战胜敌人的,不入敌阵。善于用人的,对人谦下。这就是不争之“内德”,这就是善于借用别人的力量,这就是顺应于自然的真理。
第六十九章 善于用兵的人说:“我不敢先进攻,而宁可采取守势。不敢前进一寸,但敢后退一尺。”这就是说:虽然有行阵,却不见行阵。虽然扬起臂,却像没有举臂。虽然面对敌人,却像没有敌人。虽然持着兵器,却像没有兵器。祸患没有比轻敌更大由于轻敌几乎丧失了我的“命宝”。所以,当两军相对阵,悲忾的一方必胜!
第七十章 我的话很容易理解,很容易实行,天下人却听不懂,不愿实行。言论要有宗旨,行事要有主见。正由于人们所知太少,所以不了解我。了解我的人越少,取法我的就愈珍贵。有道的圣人穿着粗衣,却怀抱着美玉。
第七十一章 知道自己有所不知,是上品。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,是毛病。圣人不会自病,因为他知道毛病而纠正毛病。正因为他知道毛病就是毛病,所以他没有毛病。
第七十二章 如果人民不畏惧统治者的权威,则可怕的权威就要降临了。不要侵逼人民的居处,不要压榨人民的生活。 只有不压榨人民,人民才不会反抗。因此,圣者但求自知,而不自我表彰;但求自爱而不自显高贵。舍去后者而取前者。
第七十三章 勇于强悍就会死,勇于柔弱则可活。这两种选择,或得利,或遭害。谁更为天道所厌恶?谁知道是什么原故?大自然的规律,是不争而善于取胜,不说话而善于回应,不召唤而自动到来,沉默而善于筹算。天之网罗广大无边,它虽然稀疏但不会漏失!
第七十四章 人民并不畏惧死亡,为什么要用死亡来恐吓他们?如果人民真的畏惧死亡,对于为邪作恶的人,我们就可以把他们都杀掉, 谁还敢为非作歹?上天自有刽子手主持杀罚。代替刽子手去杀罚,这就如同替木匠去砍斫木头一样。不懂木匠之艺而乱砍斫,很少不砍伤自己的手。
第七十五章 人民所以饥饿,就是由于统治者吞吃税赋太多,因此陷于饥饿。人民所以难于统治,就是由于统治者欲望太多,因此难以管治。人民所以不怕死,就是由于统治者自奉太奢侈,因此轻于犯死。只有清静恬淡无为者,才真正懂得养生之道。
第七十六章 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是柔软的,死亡就变成僵硬。草木生长的时候是柔脆的,死亡就变成干枯。所以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; 柔弱的东西属于生命。用兵逞强就会遭受败灭,树木强大就会遭受砍伐。凡是强大的,反而居于下位。凡是柔弱的,才欣欣向荣。
第七十七章 大自然的规律,岂不就像拉弓一样吗?弦位高张,就被抑低,弦位低就被拉高。有余的被减少,不足的被补充。这正是大自然的规律:减少有余,弥补不足。人间的法则却不是这样,总要剥夺不足,而用来供奉有余。谁能够以多余的供奉天下之不足者?这只有奉持天道的人。有道的人培育万物而不自恃,大功告成而不自居,永不想表现自己的聪明才智。
第七十八章 世间没有比水更柔弱的。但它冲激坚强却无往不胜,因为它的力量是无形的。弱者能胜于强者,柔者能胜于刚者。这道理天下无人不知,但却没有人能实行。因此圣者说:“要能承受国家遭受的耻辱,才配作国家的君主;要能承担国家的祸难,才配做天下人的君王。”正面的话倒好像反话一样。
第七十九章 调解深重的怨恨,必然还有余留的怨恨。用仁德来报答怨恨,就能算是妥善吗?圣者虽然保存着借据的存根,但是并不向人求索偿还。有仁德的人永远持有欠据,无仁德的人则永远持着讨债的秤。大自然的规律是不偏爱的, 它只和善人同行。
第八十章 国土狭小人民稀少。即使有各种器具却并不使用。使人民怕重死亡而不向远方迁移。虽然有船只车辆,却没有必要去乘坐。虽然有铠甲武器,却没有机会去使用。使人民回复到结绳记事有甜美的饮食,美丽的衣服,安全的居所,欢乐的习俗。邻国之间可以互相看见,鸡鸣狗吠的声音可以互相听闻,但邻里间从生到死,却互不往来。
第八十一章 真理并不华美,美言未必真实。行善者不巧辩,巧辩者不良善。真知者不求广博,求广博者不能真知。“圣人”不积私蓄,他给予别人愈多,自己反而愈充足。大自然的规律呵,是利物而不害物。圣者的法则呵,是有为而不争夺。
(摘自何新《古本老子道德经新解》,北京,时事出版社,2002年1月第1版。个别地方有改动)

相关评论

电脑版?? ?? 手机版

部分信息来自网络,如不妥可联系QQ:2302772939

COPYRIGHT 1949-2049 CHINA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乐天常青www.1949zhongguo.com

鲁ICP备14004169号-1